亲亲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随死殉 > 339.乡村天王(98)

339.乡村天王(98)

推荐阅读:蛇剑传奇绝地大主播都市最强打脸天王敕魔记寒门大官人神级紫荆花牧场我,恶女,打钱!(快穿)法师在艾泽拉斯龙尊剑帝恶之破碎

    “我妈妈是宿贞。”衣飞石打断他的激动。

    不是他对容锦华没有敬重之心,而是这么稀里糊涂表错情的场合太尴尬了,不赶紧打断,容锦华激动之下再说两句更劲爆、更不合时宜的话出来,怎么收场?

    哪晓得容锦华听见这句话就更激动了。

    刚开始容锦华对着他是一种吾家玉树琳琅的欣赏,这会儿整个眼神都不同了,激动、感动、不可置信,还有一种连苍白脸色都放光的幸福感。

    容锦华激动地一把将衣飞石熊抱在怀里,死死不放,久久说不出话来。

    谢茂看着略觉扎眼。搁上辈子衣尚予也不会这么抱小衣啊,你个野爹有点自觉行不行?身体是你儿子的,灵魂是我小衣的……想到这里,谢茂突然发现了一件无法解释的事。

    他一直知道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谢茂是同一个人,但,衣飞石和石一飞绝不应该是同一个灵魂。

    因为谢朝在他看来就不是真实存在的世界,没有天衡,没有灵气,没有随身空间,那里更像是个误入的小世界。衣飞石一个土生土长的谢朝人,不应该在大世界里拥有属于自己的身份。

    为了让衣飞石在魂体状态下顺利找到容舜,他用石一飞的头发和容舜的脚指甲进行了血缘联系,衣飞石能感觉到的应该只有容舜。毕竟,他的灵魂不是石一飞,他和容舜的联系,也全都指望着那缕头发和剪下的脚指甲。

    在此之前,谢茂又不曾把石一飞和容锦华的身体做法连接,换句话说,魂体状态下,衣飞石和容锦华就是彻彻底底的陌生人。衣飞石为什么依然能感觉到与石一飞有血缘关系的容锦华?容锦华也不应该能够认出衣飞石才对啊!

    这完全说不通!

    除非……谢茂看着被容锦华紧紧抱住的衣飞石。

    衣飞石和他情况一样。衣飞石就是石一飞本人,他和石一飞拥有不同的时间,同样的灵魂。

    <enter></enter>    这个结论就必然涉及到两个问题。

    要么,谢朝是真实存在的,谢朝的灵魂与新古时代共通。

    要么,衣飞石和他一样是无意穿越到谢朝,如今他们又一起回来了。

    不管哪一种可能,衣飞石显然对此一无所知,谢茂也没打算用前世后世的故事去骚扰衣飞石。

    他只是觉得这种局面很迷醉……到头来,衣飞石还真是容锦华和宿贞的孩子?他对石一飞原本没有多少同情心,这会儿瞬间觉得那流落贫家被养母喂得胖乎乎、养得脾气暴躁无比的孩子可怜极了。

    那边容锦华拼命拍着衣飞石的背心,终于压抑住了心内的激动,:“你妈妈……你妈妈她好吗?”

    想起宿贞时而温柔时而暴躁的各色面目,衣飞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宿贞那种女人,永远都会比普通人活得好,可是,失去了丈夫和儿子,她真的会觉得好吗?

    “我问错了。她……她当然不会好。幸亏有你。孩子,幸亏你在。我离开的时候,你还……”容锦华笑得像个傻爸爸,“我都不知道你在妈妈肚子里了。你……”

    “小心!”

    谢茂提醒的同时,一个杀灭符号已经扔到了身侧的鱼人身上。

    那是一个刚刚被投入了人类灵魂的鱼人皮囊,它本质上还是个人类,拥有着人类的思维和感情。所以,它帮着谢茂打开了码头的水暗闸,释放了河谷被囚禁的人类灵魂,还帮着容锦华从魂沙的覆盖包裹脱身。

    ——谢茂依然戒备着它。

    在它替容锦华剥除魂沙时,谢茂就一直警惕地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

    它很狡猾。

    衣飞石被容锦华熊抱着视角狭窄,谢茂因血缘迷思微微分神,它立刻就抓住了会,暴起发难。

    它对着衣飞石喷射了大股魂沙。

    出于职业本能,衣飞石对鱼人的戒心比在场所有人都重,他虽然看不见鱼人的动静,但是,他看得见谢茂的表情。谢茂神色微动,他一个杀灭符号就朝着鱼人扔了出去——

    二人一前一后出,两面夹击。

    鱼人喷出的魂沙堪堪从衣飞石身边擦过,下一秒,它就被谢茂和衣飞石杀了两次。

    被海魂印杀死的鱼人窍流血,身魂俱灭。从它偷袭衣飞石到死亡,不超过两秒钟时间。谢茂和衣飞石都没有留——和普通人类灵魂不同,它喷射的魂沙太具有威胁性,没办法对它留。

    没人知道它的目的是什么。

    “也许,灵魂投入海族的皮囊之后,就会慢慢归化为海族?”谢茂猜测。

    前不久鱼人还帮忙释放河谷的人类灵魂,帮忙解救容锦华,怎么会突然之间就转变了立场?

    其实,人类的很多习性都来自于基因所携带的本能,后天训练培养的习惯仅占据极小部分。除非大能修者,大部分换过皮囊的灵魂都会逐渐遗忘从前肉身的惯性,习惯新皮囊的特性。跨种族夺舍的后遗症更是鲜明。人从兽形就会学会捕猎血食,兽从人形也会逐渐习惯熟食蔬食。

    谢茂因此始终戒备着鱼人。不过,大部分|身移性情的改变都是潜移默化,像鱼人这么短短几个小时就彻底改换心性,非常罕见。

    “先生,您小心些,旁站一步。这事颇为蹊跷。”衣飞石惟恐谢茂不慎沾染到地上的魂沙,上前扶着他往边上避了避,离着地上死去的鱼人更远一步。

    魂沙淅淅沥沥落在烟水交织的地上,就在容锦华脚边。

    看着儿子紧张亲热地扶着别人走避一旁,容锦华这颗蠢爸爸的心略觉失落。父子相认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呢,他就发现儿子也没怎么在乎自己这个久未谋面的爸爸。他这会儿才想起尴尬。

    好像见面就把儿子认错了?……等等,儿子是不是认为我出轨了?

    容锦华认为应该和儿子解释一下,但是,这件事说来话长。他咳了一声:“你们是怎么来的?这里不安全,我们换个地……”

    一句话没说完,地上已经死透的鱼人突然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这动静没法儿不吓人。鱼人再奇异也受生死约束,起死回生这事儿,谁也没亲眼见过!连谢茂都多看了坐起来的鱼人两眼,这还能闹尸变呢?深海世界真玄奇。

    衣飞石已即刻护在了谢茂跟前。

    容锦华大约是死了多年无所畏惧,居然还站在鱼人跟前。这让衣飞石不得不出声提醒:“您退后一步。”——原身亲妈不靠谱,亲爹好像更不靠谱。

    容锦华举起,示意儿子不要说话。神色异常凝重。

    鱼人死前窍淌血,意外睁开的双眸浑浊死寂,突然流溢出一抹神光:“花,十九年了,你不向我臣服。这是海神夷拉屠对我的恩赐——”它发出雌雄莫辨的声音,说的竟然是很标准的华夏语。

    提及恩赐时,鱼人因死亡而笨拙的脖颈缓慢转动,淌血的双眼盯住了衣飞石的身影。

    “你的儿子。”

    “伟大的深海夷拉屠把你的儿子送入了我的领地。”

    “你必要向我臣服。”

    “你所承受的苦难,都将在你儿子的身上重现。你那不合时宜的倔强与高傲,所带给我的不敬与羞辱,今日都将成为你儿子在刀尖上起舞的罪恶之源。他会代替你哭泣,哀嚎,颤抖……”

    鱼人的声音在草甸四周回荡,渐渐地,仿佛天地间都响起了同一个声音,充满了威严与压迫。

    “女的。”谢茂和衣飞石交换情报,“古菲亚。”

    “谁?”衣飞石没听懂。

    谢茂这才想起,他和绿毛怪对战的时候,衣飞石还在随身空间里睡觉。

    容锦华已迅速反应过来:“我们快走!她是在拖延时间。她想绊住我们!快,我们赶在她来之前,离开这里!”

    鱼人爆发出得逞的尖啸声,满天满地都是女子志得意满的声音:“花,我来了。”

    鱼人的身体到了强弩之末,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四面八方的声音包围之下,原本仅有稀疏水流的世界顿时巨浪滔天,宛如海啸降临。

    无边无尽的洪水滚滚而来,裹挟着无数深海士兵,声势浩荡。近百条长约数十米的怪鱼长鲸充作战船,在水翻滚。两条一百多米长的怪鱼分伺南北,簇拥着一条展开足有数百米长的大章鱼,乘风破浪而至。

    在大章鱼的两侧,紧紧跟随着二十多名毛发各种颜色的杀马特,这些是“骑士”。

    ——站在大章鱼头顶上的盛装女子,显然就是“王”了。

    出乎意料的是,站在大章鱼头顶,地位最高的女人,身上没有一点儿海腥味。

    她是彻头彻尾的人形。金发碧眼,肤白如雪,穿着薄如蝉翼的鲛绡菱花裙,持洁白的权杖,在一种杀马特和鱼形怪状的簇拥下,拥有着难以言说的威严与气派。

    地海及大西洋东岸之王·深海帝国之权杖执有者·伟大尊贵的古菲亚殿下。

    “当当,来不及了。”古菲亚冲容锦华露出恶意的笑容,眼底抹过一丝残忍的森冷。

    容锦华背负的双微微攥紧。

    这么多年来,古菲亚一直在逼迫他,不止想要他的灵魂,更想要他守护的那件东西。

    他不可能给。

    海族所有能对灵魂施用的段,他都完完整整地尝试了一遍。最难以忍受的,还是窒息。不会死亡的窒息,无休无止的窒息。有一时片刻清醒就无穷无尽折磨的窒息。

    整整十八年零八个月。

    他不曾屈服。因为,只要想念着那片生活在陆上的人们,他就无所畏惧。

    儿子的出现让容锦华多了一块软肋。那是宿贞给他生的儿子,他和她生命的延续。如果可以,他愿意用一切去换儿子的幸福健康。

    问题是,不可以。

    无论那块软肋被击时让他多痛苦,他都不能对海族屈服。

    他所守护的,是人类的未来。

    容锦华脸上看不出惊慌的情绪,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很痛苦。

    那是一种明知道必须牺牲挚爱的痛苦。

    从古菲亚拿儿子威胁的那一刻开始,容锦华就知道自己逃不开的痛苦。

    这一刹那,他宁愿先前父子相见的喜悦不存在,他宁愿孤独地被遗忘在这片草甸,继续永世不绝的窒息。——只要儿子不曾来这个鬼地方。

    对不起,儿子。你不该来。容锦华都不曾多看衣飞石一眼。

    古菲亚志得意满,容锦华心如死灰。

    谢茂和衣飞石两口子不一样。

    他们都知道,只要衣飞石愿意,二人随时都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去。衣飞石身上编织了翡翠玉丝的高级制服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所以,诈尸的鱼人躺下去之后,衣飞石也不担心灵异事件了,挺认真地看鱼人的排兵布阵。

    他这也是职业病,逛商场看见店员上岗前在门外喊口号做团队培训,他都要多看一眼。看电视时打开耕战频道,那更是除了谢茂吩咐,别人谁喊都不肯挪窝。

    现在见到深海世界的兵阵,这被海水充斥的世界里,摆阵是全d的,不止前后左右,还有上下……和现代作战的空天配合还不大一样,衣飞石新奇极了,看得无比认真,一心一意找人家破绽。我要是有一队骑兵,怎么攻。我要是还有一队步兵,怎么攻。抢几条大鱼协同作战,能不能实现?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去拉住爸爸的。”谢茂没好气地说。

    衣飞石才想起,他也没会和深海帝国的战阵对战,只要带着容锦华溜就行了。

    “您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衣飞石果然去拉住了容锦华的。

    他一只始终拽着谢茂。另一只就拉着容锦华。

    古菲亚发出很怪异的笑声,猖狂又得意:“花,你的儿子,可没有你那么倔强。看看他吧,这样如花似玉的小模样,你舍得看见他痛苦挣扎的样子吗?你舍得听他的哀哭求饶吗?”

    容锦华对儿子很愧疚。

    不过,他看着衣飞石的双眼,怎么也没看出古菲亚所说的示弱与惶恐?这娃一脸“爸爸我们说正事不用管那边的渣渣”表情啊!——那满不在乎的傲慢,和宿贞一模一样。

    容锦华心念一动,小声问:“你妈妈……是不是给你什么杀锏了?”

    杀锏当然有,不过,不是妈妈给的。避免节外生枝,衣飞石微微点头。

    “确定安全吗?”

    “安全。”

    “那我们快走吧,东西不在这里。在这里早被抢走了。”

    ……您还真是相信老婆儿子呢。

    衣飞石一拉着一个,心默念我要立刻回身体。

    他在谢朝常年习武,意志力极其坚韧纯粹,发念时的专注力与普通人也截然不同。

    几乎是在瞬间,他就拉扯着谢茂与容锦华飞出了烟水世界,直入岩层,万米深海,天地间日月晃动,下一秒,人就到了伦敦。

    “停下了!”谢茂厉声阻止。

    只差一点点,衣飞石就把谢茂和容锦华一齐带回了随身空间。

    谢茂不怕容锦华知道随身空间的秘密,容锦华的肉身早在近二十年前就被火化下葬了,他的去处和河谷的所有人类灵魂一样,都是轮回投胎。一旦洗去了记忆,就是另一段人生。

    问题是,不管是他的随身空间,还是衣飞石的青玉简空间,容锦华一旦进去就沾染了因果。

    沾染了因果的鬼魂无法再入轮回,要么飘荡在人鬼共存的世界,要么成为役鬼,供人驱使。诚然选择不入轮回做鬼修也是一条路,不过,那得容锦华自己去选择,而不是被迫离开轮回。

    按道理说,衣飞石没有能力在半途停下。

    很意外的是,谢茂下意识地出声阻止,衣飞石居然也很离奇地停下了。

    道灵魂飘在伦敦街头,及此,离谢茂与衣飞石离开,已经过去了两天一夜。

    又是一个冰冷的雨夜。

    与此同时。

    笑容凝固在古菲亚的眼角,她看着倏地飞离的道灵魂,狂怒让水流冲刷了整个烟水世界。

    “不——”

    “抓到他!给我把他抓回来!”

    “可恶的人类,这是战争。他们挑起了战争!”

    狂怒,古菲亚带领着庞大的军团在烟水世界暴走。

    大批路过的深海士兵偶遇了一群落单的人类灵魂,噗噗噗吐出口水,迅速化为魂沙,把那一群灵魂重新悬挂到了河谷之上。——正是那一批不愿意轮回投胎,打算自找生路回家的灵魂。

    才被谢茂放下来不到个小时,他们又重新回到了被绑架的状态。

    那群口口声声嚷嚷着“我没有死,投入皮囊我就是海族,我就能活着”的灵魂,在被魂沙覆盖陷入漫长的窒息之后,纷纷后悔不迭。

    我想去投胎!

    我想当小婴儿,我想开始新的人生!

    见了鬼的女朋友,见了鬼的儿子女儿,我要投胎!

    可惜,能够送他们去投胎的谢茂,此时已经远在千里之外。

    谢茂在伦敦找了间阴凉安静的老宅,就以灵魂状态,带着衣飞石和容锦华进去歇脚。

    容锦华兴冲冲地跟着他进门,发现这是间“暂借”的屋子,屋主人并不在家,四处都是光阴的痕迹,屋内更没有他想念了十多年的心爱女子,他很意外:“你妈妈不在吗?”

    “她在国内。”衣飞石说。

    “……她在国内,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那个地方可不容易找。”容锦华惊讶极了。

    衣飞石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谢茂在旁补了一些衣飞石也不清楚的细节。

    容锦华惊讶而沉默,眼底还有些说不出的悲伤,喃喃说:“这样,这样啊。”

    他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他没想到在他死后,家发生了那么多意外变故。许多事看似偶然,又似必然。当初做了决定的一刻,就注定了结局。最让他心痛的,无非是宿贞和石一飞的人伦悲剧。

    “我们还要即刻去找容舜。您有什么事需要交代的吗?”衣飞石说得很含蓄。

    ——找到你是个意外。有什么重要情报赶紧说,我们就要马上出发去找容舜了,没功夫耽搁。

    “有。”容锦华要交代的事情非常多,“找到水清涟,我有东西交给他。”

    水清涟是虾饺的本名。

    哪怕谢茂跟着亲儿子出现,亲儿子证明谢茂来自特事办,容锦华也不肯认,他只认虾饺。

    他守护的东西,对人类而言,太重要了。

    丁仪让谢茂当靶子吸引火力,容锦华也不信任谢茂。谢茂带着衣飞石忙活了几日,救出了老丈人,老丈人的态度就是“你,靠边站,我有另外的接头人”。

    热脸贴冷屁股的事,谢茂懒得做,他也从来就不是圣父脾气,忙前跑后跟着,人家说不定还怀疑他另有所图呢?

    “行,您找虾饺。有事再联系。”谢茂招呼一声,转身告辞。

    ——你们特事办的任务自行联络,我先去捞勤勤恳恳帮忙,现在灵魂不知所踪的小徒弟。

    衣飞石不知道谢茂这几日都憋着火,不过,谢茂生气不伺候了,这态度太明显了。

    再是原身的亲爹,在衣飞石心里也比不上谢茂一根小拇指,何况,他也觉得容舜的安危比找虾饺重要些。容锦华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算不肯交给他和谢茂,起码也得说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吧?

    一句话不肯解释,就要撂开容舜的安危先去找虾饺,衣飞石也觉得容锦华太霸道。

    “爸爸,不是不肯替您效劳。阿舜那边也挺危险。您可否告诉儿子,那东西究竟是什么?”衣飞石语速很快,只想赶紧问明白了,去和谢茂商量对策。

    谢茂都已经飘出去了,魂体又飞得快,再耽搁一会儿,他怕谢茂要冲他翻白眼。

    容锦华拉住他的胳膊,凑近他耳畔,轻声说:“听好了,你去绊住谢茂,找容舜也好,去海里找鱼也好,找什么都行。我去拿东西。——那是谢茂他爸爸最想要的东西,没有人能够冒险信任他。”

    衣飞石心升起一股由衷地愤怒。

    为丁仪下达的任务,也为容锦华正大光明地不信任。

    “好。”他同样干脆地转身飘了出去。

    从此以后,你们的任务自食其力,我们只管自己。

本文网址:http://www.qqhome.cc/20599/144888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qqhome.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