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京华春恨 > 155章 预谋劫案

155章 预谋劫案

推荐阅读:文娱复兴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悬天再一次2010官涯无悔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未来之王者荣耀万兽战神超级鉴宝师超巨星时代

    街头有树,正是浓绿,二人于树荫下相对而站,有些心虚吧,李忠将眼睛望向别处。

    三春越说越动情,忍不住落泪,声音也带着些哽咽:“孙小姐甚至说,即使你娶了旁人也无妨,只要能嫁给你,她甘愿做妾,人家堂堂的九门提督的嫡女,心甘情愿给你做妾,李忠啊李忠,这世上除了她,再没有对你更好的人了,你该珍惜。”

    李忠听罢,冷笑:“说到底,你是为了让我娶孙玉珈。”

    三春道:“你也可以不娶她,但她有了身孕的事便露馅,孙大人也许会将你重新打入大牢。”

    李忠轻蔑一笑:“我才不怕,脑袋掉了碗大个疤。”

    三春气道:“你是不怕,可孙小姐的一片苦心却是白费了。”

    李忠气鼓鼓的:“那是她自找的。”

    三春再次扬起手。

    李忠静静的看着她。

    三春的手僵在半空,半晌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吧。”

    丢下这一句,转身走人。

    李忠兀自在树荫下站着,心里也没个确切的想法,乱糟糟的,呆呆的站了有一会子,最后独自回了庙寺街。

    敲开侧门,见是他,老张先是高兴的道:“二爷回来了!”

    接着又说:“今儿家里大喜呢!”

    李忠心事重重,懒得搭理他,低头往里面走,老张追着喊过来:“是二爷你的喜事。”

    李忠蓦然想起三春说的话,猛一回头,倒把老张唬了一跳,怯怯道:“孙家,使了媒人来,老太太已经应下了,说是三天后即为吉日,给二爷和孙家大小姐办喜事。”

    李忠扭身腾腾的走。

    老张伸长脖子喊:“孙家不要彩礼,还答应嫁妆丰厚呢,天底下找不到这么样的好事,九门提督的女儿竟然倒贴。”

    李忠转身大步流星奔来。

    老张吓得往门房跑。

    李忠一腔子的怨气无处可发泄,一把揪住他后心处的衣裳:“娘的,老子就好奇了,不是你一个门子,怎么什么破事都知道?”

    老张脸色煞白:“家里都传遍了,小人当然知道,方才大爷还亲自送孙家的管家出大门的呢,他们的谈话小人都听见了。”

    李忠手一松。

    老张腿一软,跌坐在地,摔了个屁股蹲。

    李忠奔回内宅,径直来了上房院,进二门便听母亲房内笑语喧哗,这个家,除了他都在为他和孙玉珈的婚事高兴呢。

    李忠迈步进房门,刚好小喜出来,见了他屈膝一福:“恭喜二爷!”

    李忠平时很喜欢这个少言少语只干活的姑娘,今儿气不顺,道:“你再恭喜我,我就给你改名叫小愁。”

    小喜愣愣的不知所措。

    李忠迈步进到里间,炕上的老娘笑的最开心,拿着烟袋比比划划,不知在指挥什么,大抵是三天后的婚礼,李忠喊了声“娘”,李老太太看过来,满脸堆笑:“早听说你给放了,摊上孙正堂那样的老岳丈,怎么会有事呢,以后谁也甭想欺负你。”

    李忠觑眼角落处披红挂绿的厚礼,晓得是孙家送来的,靠近老娘,半是玩笑半是认真道;“为了这么点破东西,您老就把儿子给卖了?”

    李老太太脸色一沉,也不生气,故意呵斥道:“放屁,那是孙夫人送给娘的,怎么叫把你卖了,你又不是十七八的黄花大闺女,你值钱么。”

    李忠脑袋一扭:“这门亲事,我不同意。”

    李老太太料到他会如此,用烟袋杆子在他后背上轻轻打了下:“自古以来,婚姻大事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老子是不在了,你老娘我还在呢,你的婚事,我做主。”

    李忠道:“那你娶孙玉珈吧,你和孙玉珈洞房花烛。”

    李老太太登时臊的脸通红,自打男人过世,她可最怕有人跟她开有关男欢女爱的玩笑,况她一把年纪,况说这话的是自己的儿子,气得骂道:“混账!”

    继而以命令的口吻:“三天后你或是同孙小姐成亲,或是……给娘收尸吧。”

    炕那头坐着的李孝道:“娘,大喜的日子说这种话多不吉利。”

    转而埋怨李忠:“不是我说老二,你成日的嚷嚷自己孝顺,你哪里孝顺?”

    见老娘真的生气,李忠也不敢多言,只闷头不语。

    李孝又道:“娘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说你三天两头出事,真的娶了孙小姐,谁敢招惹你,娘也就放心了,你不知道,你这回又给抓了进去,娘已经几天没吃饭了,你看看她这头发又白了多少。”

    李忠顺着他手指处,果然母亲似乎又多了些许白发,他心里歉疚,又不善于表达,只推说自己有些累,辞了老娘回房,刚出里间,隔着槅扇听母亲说:“忠儿挺孝顺的,你以后别这么没轻没重的说他。”

    崔氏那里阴阳怪气道:“他那样气你还孝顺?”

    李老太太立即不悦:“他是我儿子,他不在娘跟前撒娇撒气,在哪里呢?”

    崔氏啧啧道:“没见您这样做娘的,我自愧不如。”

    李忠脚下一滞,听了几句最后迈步出了房门。

    回到自己房中一头砸在炕上,瞪眼看着天花板出神。

    失去了三春,即使娶到皇帝的女儿,也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心意懒散,泄气了般,提不起任何兴致。

    想起三天后即将同孙玉珈成亲,万般不情愿,假如没有三春的出现,那个孙玉珈其实模样不错,又对自己痴情一片,然三春出现了,他眼里心中再容不下别人。

    又想要同孙玉珈相守一辈子,每天对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这日子如何煎熬完一辈子?

    越想越气,越想越觉着是康亲王和容氏害了自己,若无此事,自己又怎么会欠下孙玉珈如此大的人情,又怎么会逼不得已的娶那孙玉珈呢。

    呼哧坐起,腾的跳下炕,拔腿就往外走,这事不能就此作罢,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不找找那康亲王和容氏的晦气,自己一天都过不安生。

    离开庙寺街往康亲王府去,眼凑着到了,觉着天色还早,这时辰不利于杀人放火,于是往旁边寻了个茶馆坐了下来,叫了壶茶,慢慢的品,慢慢的等天黑。

    突然隔着一道屏风后有人交谈,该是另外一个茶桌的茶客,其中一个道:“确切消息,今晚孙家大小姐要往街上拜祭鬼神,以此祈求鬼神远离,咱们到时立即动手,劫了他孙家大小姐。”

本文网址:http://www.qqhome.cc/30880/161013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qqhome.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