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 67.视若珍宝5

67.视若珍宝5

    很遗憾,您的购买比例还不够,宝宝可以养肥到世界结束再来看哟“我可没在我哥身边见过你那个弟弟。”邹其耀撇了撇嘴,他自觉比较了解邹暋宸,毕竟邹家那么多个私生子可就他一个人抱上了大腿。

    邹暋宸虽有权有势,但对那种事向来不热衷,邹其耀从来没见过他身边留过什么人,所以当年他压根不信肖成诺和邹暋宸的绯闻。况且邹暋宸近些日子身边也没见肖成诺的身影,整个人反而更洁身自好了点。

    肖程哲却摇了摇头,显然对他的话留有疑虑:“邹总可是从没跟其他人传过这种事,肖成诺是第一个。”

    这话却提醒了邹其耀。

    就因为三年前那件事,肖成诺可算是火了一把,人人都在议论他。毕竟就如同肖程哲说的,无论男女,邹暋宸这是第一次传出这样的绯闻,所以肖成诺的风头一时无两。

    但邹其耀可就不爽了,从前他是邹家唯一的二少爷,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入了邹暋宸眼的人,这会儿怎么突然跑出个人抢他风头。

    他想的更多,他这个邹二少之所以矜贵,那是因为后面没有三少四少之类的坠着。要是人多了,可就不算什么了。肖成诺虽然从血缘上讲跟邹家没关系,但血源算什么,邹家看的是邹暋宸的脸色,只要邹暋宸喜欢,所有人都得捧着。

    所以,邹其耀可以说是相当看不惯肖成诺。

    看着邹其耀眼中闪烁的思索,肖程哲垂眸笑了笑,他说这话就是为了引起邹其耀的警惕。但他自己却没有太过在意,毕竟邹暋宸没有传出过绯闻,并不代表他身边真的没人。

    当初要不是肖程哲带着人误闯了进去,肖成诺和邹暋宸的事儿又有谁知道?不过是巧合罢了,况且肖程哲并不认为邹暋宸会对肖成诺这样无能的人有兴趣。

    “妈的,这小子跟你反冲,老子也看不惯他,我可不想让这货随随便便就搭上我邹家的顺风车。”邹其耀啐了一口。

    邹其耀嚣张惯了,行事向来风风火火。

    卿云刚参加完外婆的生日宴会,驱车出来时就被他截了个正着。

    “哟,肖二少。”邹其耀坐在跑车内,吐着烟圈朝卿云说话。

    卿云挑了挑眉,原本他对邹其耀的印象就只是肖程哲的金手指而已,唯一一次对他产生关注还是上次这小子策划着给他下药。

    现在,他却有了点其他的兴趣。

    毕竟这个世界传给他的信息中,邹其耀可是邹暋宸“唯一宠爱”的弟弟。出了意外之后,邹暋宸甚至一意孤行的将偌大的邹家交给邹其耀,就是为了保他一世平安。

    宠、爱?

    卿云唇齿间咀嚼着这两字,他倏尔一笑,撤下车窗:“邹二少有何指教?”

    邹其耀看着卿云的笑,既觉得刺眼,心里又有些痒痒,他没忘记自己来的目的,沉声说道:“你看,你我虽然都是二少吧,这区别可是不小,人总得有些自知之明对吧?”

    他突然探过身子凑近卿云:“我哥什么性子我最清楚不过,你也别装模作样硬往我哥大腿上蹭,我都替你丢人。”

    “哦?”卿云来了兴趣,他甚至想让邹暋宸过来听听邹其耀这话。

    “现在是我哥不想理会你,等他知道了,一个心情不好,你可能连命都没有了。”说着邹其耀还叹息两声,“你想要什么?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五百万,你利落的拿钱走人,死了这条心。”

    邹其耀想的简单,现在肖成诺被赶出肖家所以才会抱上邹暋宸的大腿,所以除了钱他还能为了什么?

    卿云愣愣的看着邹其耀,显然没想到这种戏码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简直就像偶像剧里男主的妈拿钱威胁女主“离开我儿子”一样。

    卿云猝不及防笑出声来,可能人活得时间有点长笑点就变奇怪。邹其耀理直气壮砸钱让他走人的场景莫名就戳了卿云的笑点,让他笑了好大一会儿。

    直笑到邹其耀脸色奇差无比,卿云才停了下来。

    “这样吧,你把这五百万扔给你哥,你让你哥离我远点,别整天黏在我身边,烦得要死。”说着卿云扔下支票,轻笑着开车离开。

    拿钱砸他?也不奇怪,毕竟邹其耀还不知道卿云的身份。任谁都知道专利期内的新药敛财能力有多强,更不要说瑞鑫接连推出的药物疗效堪称神奇。现在在财力上,瑞鑫制药可是足以跟邹氏并驾齐驱。

    如果知道了这些,邹其耀依旧敢拿着张五百万的支票威胁卿云,怕就是脑子有毛病了。

    “妈的,神经病?”看着卿云嚣张的态度,邹其耀狠狠地砸了下方向盘,他瞥了眼飘落的支票,“一个抱大腿的玩意儿瞎装什么?”

    -

    “什么?不是说好了就选肖氏吗?又有什么情况?”肖程哲对着电话低吼出声。

    他以为和邹氏财团合作研发疫苗的事已成定局,没想到现在又出了变故。

    “听说瑞鑫制药也有合作的意向,所以邹氏那边传出消息说另做打算,毕竟肖氏跟瑞鑫比起来……”

    电话那端的话没说完,肖程哲却轻而易举的听出话中未尽之意。比起来?什么比起来,不管是技术还是管理,肖氏根本没有跟瑞鑫比的资格。

    肖程哲气急败坏的扒了扒头发,他根本没想到瑞鑫回来抢这个名额,毕竟以瑞鑫制药的资格和名望,完全没有必要再关注这种合作的机会。

    今晚他刚跟肖父打包票,说一定能让肖氏再进一步,要是结果出来了根本没有肖氏的份,肖父会怎么看他?

    肖程哲眼中闪过一丝暗芒,他拿起手机给邹其耀打了一个电话。

    瑞鑫?有实力又怎样?有时候人脉也是一种实力。

    卿云驱车回到邹暋宸的别墅,室内灯还亮着,但别墅中原本的佣人却是一个也没有。

    知道卿云要来这里住,邹暋宸知道他的性子,自然不会在别墅里留其他的人。

    卿云走进客厅,就看到邹暋宸打开他的箱子,正对着一箱子的奇巧玩意儿发愣。

    卿云昨晚跟肖母住在外婆家,说实话,要不是箱子里尚还有几件衣物,邹暋宸几乎要以为卿云这是打包把他送的礼物都送回来。

    现在他看着箱子里的东西,只觉得心里一阵温柔涌了上来。

    “谁准你动我的东西?”卿云语气不太好,准确来说,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

    早知道就不该把这些东西带过来,弄得好像他很珍惜的样子。

    卿云上前合上箱子,伸手夺过邹暋宸手中的东西,却被邹暋宸反手捏住了手腕。

    “做什么?”

    邹暋宸用力一带,将人拉到怀中,他下巴抵着卿云颈窝低笑出声。这种愉悦的震动借着两人相连的肢体,直直传入卿云心底。

    “宝贝,你怎么那么可爱?”

    “笑什么!”卿云恼羞成怒的挣脱他,耳根笼上一层薄薄的红晕。

    邹暋宸轻吻他的耳垂,一边用牙齿轻轻噬咬,一边在他耳边低语:“你看,你都收了那么多东西,再收一个怎么样?”

    “什么?”卿云撤开身子,侧开脸只用余光看着他,莫名觉得自己此时落了下风。

    “我。”邹暋宸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眼中是醉人的温柔。

    卿云顿时轻哼一声,高扬起下巴,清亮的眸子如同浸在一汪清泉中:“太大了,不要!”

    闻言,邹暋宸笑的更大声了,他笑的肩膀发抖,却还捧起卿云的脸庞,在他脸上轻吻。

    “宝贝,我是很大。不过,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想要?”

    卿云瞪大了眼睛,显然被这人的无耻惊呆。果然,这货永远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屋内溢满了邹暋宸低沉又愉悦的笑声,这笑声缓缓的消散,倒是些许浅淡到低不可闻的呻.吟声慢慢响起。

    邹暋宸终于如愿以偿的跟卿云过了两天二人世界,虽然跟他心心念念的小黑屋play还是有很大差距,但能将卿云全身内外全染上他的气息,还是让他极为愉悦。

    “程哲你放心,这点事儿我肯定搞定,要不是那天我哥不在老宅,哪还能拖到今天,我明天就去邹氏找我哥……”

    邹其耀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往别墅内走去。邹暋宸在燕城的房产多的是,但他却基本上不在老宅外的地方居住。可邹其耀不一样,他到处胡天胡地,到了哪个地方他想住就住了,佣人也不可能将他赶出去。

    说到这他倒有点奇怪,邹暋宸向来要么待在公司,要么待在老宅,昨天他为了肖程哲的事情去找人,这俩地方竟然都没找到邹暋宸。

    越想越不爽,特别是今天开车进了别墅竟然连个帮他停车的人都没有,这些佣人都死哪去了?

    叫了两声没人应,邹其耀一转头却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肖成诺的车。

    前些天就是这辆车嚣张无比的在他眼前飞驰而过,他相忘都忘不了。

    邹其耀嗤笑一声,这肖二少不错嘛,竟然能找到这个地方还想方设法的进来了。但是可惜,肖成诺不知道邹暋宸从来就没在这个别墅里待过,他想跑到这里抱大腿却是跑错地儿了。

    他扯了扯领带,心里一些蠢蠢欲动的念头冒了上来。邹其耀从第一次见到肖成诺就觉得他长得不错,特别一笑起来简直勾的他心里发痒,说实话要不是顾忌肖程哲,他早想办法把肖成诺拉到床上了。

    邹其耀边往屋里走,边讽笑着大声道:“肖成诺啊肖成诺,老子跟你说的清清楚楚让你滚蛋,你听不懂是不是?”

    “我看你模样还行,也别想着勾引我哥了,跟我睡说不定更……”

    邹其耀的话戛然而止,他解着领口的手就这样顿住,愣愣的看着屋内。

    邹暋宸正穿着围裙,他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托着身前青年的臀部往自己身上压去,裤裆鼓鼓囊囊遮都遮不住的隆起将身上嫩黄色的围裙顶起一个大包。

    “爷爷?”

    聂辰渊皱眉看着来人,心里略有些惊讶。

    “听说你待在休息室里许久没出来,我就想着来看看。”

    聂松平拄着拐杖走到沙发旁,没理会聂辰渊,反而面带希望的看向卿云:“这位小兄弟可否细说一下辰渊经脉的问题?”

    他当然知道自己孙子为什么赶人走,聂辰渊的经脉寻遍各地名医,均毫无办法。听说,要有一个后天圆满的武者,用劲气细细磋磨,才能将他经脉打通。

    古武界两个大境界,后天十重,而后就是先天,后天圆满是中间的过渡阶段。

    然而这世界上先天已经一两百年没有出现过,仅剩几个后天圆满。但是,这些后天圆满均一心冲击先天,怎么可能愿意浪费劲气来治疗聂辰渊。

    聂松平为了孙子的身体愁白了头发,却无奈的发现他们聂家根本没有资本去引来那些不沾俗世的后天圆满。

    眼前这个少年更是跟后天圆满不沾边,但聂松平到底活了那么大岁数,知道有些人会有奇遇,所以总要死马当活马医,问上一问。

    见正主到了,卿云抛开聂辰渊,上前跟聂松平交谈。他先前那些话本就是说给门外的聂松平听的。

    “我知道我这个样子说什么你们也不会信,不如试上一试。聂家主意向如何?”

    聂松平沉吟稍许,事关他孙子的性命,他总会谨慎一些:“不知你是想用什么办法?”

    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卿云皱了皱眉,道:“我得了一个药方。”

    果然!

    聂松平点了点头,对卿云道:“这里不安全,小兄弟跟我们到聂家详谈?”

    三人隐秘的离开了宴会,坐上驶向聂家的车子。

    期间聂辰渊多次想插话,均被聂松平和卿云无视。他看着卿云抬着下巴略带骄矜的侧脸,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

    几人回到聂家,卿云二话没说,提笔就写下一张药方,让人将药材和浴桶备齐。

    古武界药浴并不少见,甚至每个世家都有自己珍藏的药方。原身似乎对这个方面稍有了解,记忆里有一些药材的基础药性。

    卿云与自己原来世界的药理稍作结合,便创作了这个方子。

    给出药方后,卿云要求去沐浴,换身衣服。一是他洁癖严重,实在忍受不住;二是为了给聂家人研究这药方的时间。

    待卿云出来的时候,聂辰渊已经满脸无奈的坐在浴桶里,浴桶下面加温装置也开了起来。

    卿云扫了眼聂松平和他身后站了一排的保镖,知道自己这个药方的安全性已经被验证。

    他朝聂松平颔首,道:“开始吧。”

    旁边站着的两个人抬手就要把一篓药材倒进浴缸。

    “我来。”卿云伸手阻止,接过药材,观察着水的温度,一份一份的将药材缓缓放入。

    在原来的世界中,卿云身体残疾,自小就有重病,这一病就病了万年。久病成良医,不管是炼药还是治病,他都算是个中高手。

    “你还会这个?”

    聂辰渊忍住药液的灼烫,挑眉问道。

    卿云压根不想搭理他,只是沉默的放着药材。却不知道自己一张稚嫩的脸庞,摆出这副表情,简直严肃到了可爱的地步。

    聂辰渊轻笑一声,笑声低沉又带着点愉悦。这小孩也是有趣,不悦就这样明晃晃的表现在脸上,竟是半点伪装也没有。

    聂松平在一旁让人记下卿云放药材的时间和种类。

    他自然不敢将孙子的安危全权放在卿云手中,这个少年接近聂家,目的不明。这药方有用便留下,但卿云不行。事后给些报酬打发走算了。

    卿云看到聂家人的动作,嘴角挂上了些许讽笑。

本文网址:http://www.qqhome.cc/32734/147055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qqhome.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