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 142.伴生兽9

142.伴生兽9

推荐阅读: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修仙之桃夭追夫诸天最强大BOSS龙门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了我等风来也等你归超神道术DNF无限轮回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太古战帝诀

    很遗憾您的购买比例还不够宝宝可以养肥到世界结束再来看哟“聂哥?”

    门外呼声依旧隐隐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聂辰渊稍微起了起身沙哑着声音朝门外道:“宇豪,你这会儿进来可是要坏了我的好事儿了。”

    林宇豪透过一丝缝隙看到沙发上两人交叠的身影不由露出带着些许不屑的微笑。这么容易就被美色迷住聂家交到聂辰渊手中估计也没什么好下场不如为他所用。

    他关门揽住身边的女伴,转身离开:“聂哥这会儿恐怕正在忙呢待会儿再跟他打招呼吧。”

    天道的气息缓缓远离,直至消散。

    卿云不敢放松,依旧凝神探出一丝神识来关注林宇豪的动向。

    “还没摸够?”

    聂辰渊凑到卿云耳边轻哼一声。

    卿云瞬间回过神来抬脚将聂辰渊踢下沙发,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聂辰渊坐在地板上简直啼笑皆非:“你这是用完就扔,过河拆桥?”

    天道的气息已经从这个世界彻底撤离。

    卿云松了口气,在淅淅沥沥的水流下简单清洗自己身上的血迹,和刚刚聂辰渊碰触到的地方。

    他生性谨慎这会儿虽然看起来放松不少暗地里却用神识仔细查看着外面沙发上的男人。

    “你是……聂辰渊?”

    卿云试探着问唇齿间将“聂辰渊”三个字咬得极为清晰。

    聂辰渊挑眉讶然的看他一眼他扶额轻笑一声:“认识我?”

    果然是。

    之前天道诛杀他时卿云为伪造出假死的假象硬逼着自己吞噬了天道的些许能量。毕竟天道击伤他和杀死他所用的能量有差别,就是这些许能量就几乎让卿云身陨。

    但卿云灵魂中还有一股能量,是先前天道为控制他去轮回而种下的。

    这两种能量在关键时刻竟然相互碰撞融合,最终与卿云的灵魂重组,使他的灵魂带上了一些奇怪的能力。

    正是这样他才能通畅无阻的逃入这个小世界。不仅如此,卿云的灵魂竟然能侵入天道布下的规则,反馈给他有关世界走向和一些人物的信息。

    就因为聂辰渊是主角颇大的助力和修为提升的契机,卿云才能知道他的身份。

    这简直像披上了规则的伪装一样。

    但是,他还能离开吗?

    掬起一把冰凉刺骨的水泼到脸上,卿云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能离开的,但是需要一些东西。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些东西跟主角有关。

    聂辰渊似乎对卿云极感兴趣,虽然卿云没搭理他,但自顾自的猜测起了卿云的身份。

    “你认识我,那一定是古武界的人。上高中,还害怕林宇豪。”

    闻言卿云皱眉甩掉手上的水滴,主角?他从来没怕过。

    “你是卿家的人。”聂辰渊敲定了卿云的身份,但同时又有些奇怪,“卿家一脉单传,卿浩林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按修为来说,卿家没有你这号人。”

    卿云哼笑一声:“真不好意思,我就是卿浩林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聂辰渊微微睁大了眼睛,他是真的有些惊讶。

    他和林宇豪有些交情,自然知道卿云的事。因为出自一母,两人避免不了被拿来比较。

    林宇豪天资纵横,足智多谋,而且为人宽厚,性格坚韧,是在古武界备受期待的天之骄子。而卿云与之相比活像一只无害又懦弱的小绵羊,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在聂辰渊看来,林宇豪已经是让人重视的前途无量的强者,而卿云还只是活在世家庇护下,离了卿浩林的保护,他什么也不是。

    这次卿云之所以被众人关注,还是因为林宇豪挑了卿家。

    聂辰渊视线黏在卿云单薄但挺拔的身影上,缓缓给自己点了根烟。他素来只对强大的东西感兴趣,没想到他还有看错人的时候。

    “咔嚓”

    火苗跃起,淡淡的烟味弥漫开来,卿云下意识皱了皱眉。

    聂辰渊看了看卿云身上的伤势,提醒道:“你不该躲开宇豪,他怎么说也是你哥哥,跟着他比你自己混日子要好过一点。况且你母亲也在他那。”

    他说这个话,明显认为卿云身上的伤势是打.黑拳谋生带来的。

    卿云嗤笑一声,眸色不善:“怎么?要我跟杀父仇人和谐相处?哦,跟着他,怕是我也命不久矣了。”

    他低头看着掌心细小的伤口缓缓愈合。卿云的灵魂太过强大,虽说现在受损大半,但足以对这副身体进行改造,现在这些伤势并不算什么。

    “不会有意外。”林宇豪对着电话轻笑一声,些许恶意流露出来,“受了重伤,毁了丹田,还滚下了山,怎么可能还活着。”

    “心法?”

    听到电话另一边的追问,林宇豪倒是皱了皱眉。他打败卿浩林后,就将自己母亲接了过来。他母亲带了来卿家的武技和财产,与之配套的心法却只有卿浩林和卿云知道,现在两人都死了自然找不到。

    “一个二流世家而已,能有什么好的心法?”他嗤笑一声。

    “你母亲如果知道了卿云的死是你……”

    “不会的。”林宇豪面上笑容不变,眸色却缓缓变冷,那个女人,现在恐怕已经知道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卿云的死活除了他那个已经死了的爹还有谁在意?

    林宇豪看着别墅外面荒凉的树林淡淡的笑了,怕是会尸骨无存吧。他挂断电话,转身走向大厅。

    大厅里人声鼎沸,古武界有名望的人士均在狂欢,为了他这个古武界的天才。

    聂辰渊看着卿云笑的无奈:“我知道你接受不了家庭的变故。但当年的确是卿浩林做得不对,而且他的死跟宇豪也没有关系,当初擂台上可是点到为止。”

    “而且宇豪不会为难你这个弟弟……”

    “砰!”

    卿云一脚踹上聂辰渊身前的茶几。碎在地上的香水瓶被推动,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嘎吱”的酸响。

    “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卿云眼睛发红,他低头逼近聂辰渊,喘息声明显因为气愤而加重:“他说我爸做错就是我爸的错?我妈是被强迫的,我这个活了18年的儿子还不知道,你们这些外人一个个就看得清楚?我爸跟他比试完不到一个星期就死在医院,跟他没关系?他为人宽厚不会为难我,难不成我身上的伤是自己弄出来的?”

    凭什么主角做的事都是对的说的话都是对的,而他这个万年反派好好的闭关修炼都能锅从天上来?

    卿云仰不怍于天,俯不愧于人,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凭什么要接受主角一次又一次的攻伐?

    那些主角们就能一呼百应身边支持者众多,而他卿云苦苦修练,却依然如将死之人一般缠绵病榻,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甚至到头来一身修为还要给他人做嫁衣?

    就是因为天道将他定为反派,他就活该?

    卿云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可惜,即使是天道钦定的主角,他也该杀就杀,反倒是他这个连身体都没天道压制的反派,即使受着整个世界的诅咒也依旧活了万年!

    他绝对不会止步于这个世界,不管离开需要什么。现在不是主角的,以后也不会是,现在已经是的,那就让他抢回来。

    卿云直起身,松开紧捏着聂辰渊衣领的手指,拿起桌上的纸巾将其擦净。

    他轻笑着声音轻慢,似乎刚刚爆发的悲愤全是幻象。

    “聂辰渊,你经脉阻塞,活不过五年。”

    “但我能治,作为先前的报答,你要吗?”他抬眸,深深的望进聂辰渊的眼睛里。

    聂辰渊先前还因卿云的爆发,心里涌上些许异样,但这会儿听到卿云的话,脸色却缓缓冷了下来。

    他经脉阻塞不是秘密,这些年来借着这个借口对聂家图谋不轨的人多的是。没想到这次这个让他颇感兴趣的卿云,竟然也打的这个主意。

    聂辰渊轻吐一口烟雾,掩住他眼中隐隐的失望。他原以为,这个小孩会有什么更有趣的理由来接近他。

    “谁派你来的。”

    他声音有些无趣,垂眸看着手中燃着的香烟。

    “仅是报酬而已,我不喜欢欠人东西。但是,要不要随你。”

    卿云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势在必得。

    他还不清楚到底要得到什么才能离开,但跟主角作对总没错。

    抢什么?先从抢小弟开始。

    聂家后来是林宇豪最大的助力,虽然聂辰渊在武学上算是个废人,但聂家把持住了整个古武界的经济命脉。换句话说,若没了聂家,古武界一群世家只能抱着自家武功秘籍喝西北风去,所以林宇豪说什么都得收服聂家。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聂辰渊经脉中淤存的先天之气。林宇豪就是帮聂辰渊疏通经脉时吸收了这些先天之气,才一鼓作气达到了这个世界的最高境界先天。

    要是没有了聂家,卿云很好奇,林宇豪的路该怎么走?

    “你走吧。”聂辰渊声音发沉,伸手掐灭香烟,“今天我心情好,不想找你麻烦。”

    卿云眼睛一眯。

    “慢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休息室门外响起。

    他对肖母说的并不是假话。肖家对他而言只是禁锢,离开了肖家,卿云才能在更广阔的天地中斩头露角,而不是只着眼于肖氏。

    卿云本就没准备留在肖家,如今也只是借故离开罢了。

    他缓缓的走在路上,车子一直被他留在肖家老宅的车库里,离肖家举办宴会的地方不远但也不近,不过卿云并不打算再回去一趟将车取回。

    就在他思索着代步的工具时,一辆车子缓缓驶来,停在卿云身边。

    车窗降下来,果不其然又是邹暋宸。

    “怎么?你不是回去了?”卿云朝他扬了扬下巴,白皙的脖颈上的点点红痕在昏暗的路灯下也是十足的惹眼。

    邹暋宸轻咳一声,移开视线。

    他打开车门,道:“我担心你,所以回来看看。”

    “哦,那你来晚了。”卿云的声音带着讽刺,但却没有迟疑,一步踏入他的车子。

    毕竟有人上赶着凑上来,不用白不用。

    邹暋宸苦笑,跟他道歉:“今天是我太鲁莽,但我真的忍不住,你懂吗?”

    他并不是开玩笑,在看到卿云的时候,他甚至都感觉自己身体的掌控权就这样移到了青年手中。但奇异的是,邹暋宸这个久居高位之人,竟然对这种感觉并没有任何排斥。

    他甘之如饴。

    看着身边青年冷淡又带着些许乖张的侧脸,邹暋宸将车子停在路边,看着卿云正色道:“你说你不喜欢身边跟着人,所以我把人都撤了。”

    “我尊重你的所有决定。”他执起卿云的手,常年不苟言笑的脸上竟然露出些许请求的神色,“但是,给我一个了解你的机会好吗?”

    卿云轻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邹暋宸这是指的什么。

    他侧身看着邹暋宸,扬高了下巴,脸上的表情带着七分骄矜,三分挑衅:“哦?”

    邹暋宸深深的望着他,眸中均是渴望。

    “呵,看你本事。”

    青年轻飘飘的话语被车外的风吹走大半,只剩下些许不真不切的在车内回荡,但邹暋宸却欣喜若狂。

    就在邹暋宸以为自己终于能大展拳脚的追求卿云时,没想到,第二天卿云就领着赵博文登上了飞往国的飞机,走得干脆利落,丝毫不脱泥带水。

    于是邹氏的工作人员,再一次见证了自家boss的发疯。

    “滚!”杯子擦着部门负责人的脸砸到了门框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部门负责人立刻灰溜溜的退了出来,跟门外的秘书对视一眼,都是心有余悸。

    屋内霹雳哐当一阵乱响,随后又爆出了男人压抑着委屈的怒吼:“该死!这个姓赵的到底是谁!”

    刚下飞机的赵博文顿时一个激灵,好像被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盯住了一般,他缩进脖子感叹一声,国的冷空气可不是盖的。

    卿云则打开手机看着上面接连蹦出来的信息和未接电话,他眼带狡黠的笑了笑。

    卿云先前那句“看你本事”可不是假话,他已经看出来,邹暋宸并没有上个世界的记忆。卿云为什么要便宜他,草草就答应他的追求?

    若邹暋宸不能再次让他心动,也只说明两人有缘无分。

    “走吧。”卿云把手机装兜里,朝着旁边的赵博文说道。

    时间易逝,眨眼间,三年已过。

    在这三年中,一个名叫瑞鑫制药的公司,如一匹黑马强势的在生物医药领域开疆扩土。该公司研发出一种新药,对早中晚期的癌症均有出人意料的疗效。

    最重要的是,这种药物能够特异性的杀死癌细胞,并不会对人体内健康的细胞产生伤害。该药物一出,立刻打破了癌症身为绝症的魔咒。

    介于该药物的特殊性,药监局给予了极大地重视,在严格的控制下缩短了药物的临床试验时间,让该药物尽快上市。

    瑞鑫制药趁机又推出用于癌症的预防,癌基因修复等一系列的药物,将生物医学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

    攻破癌症领域后,瑞鑫制药一边始终坚持基因层面的研究,另一边又针对抗生素耐药性细菌开发出了特效药物,解决了抗生素滥用带来的恐怖危机。

    借由层出不穷的疗效神奇的新药,瑞鑫制药迅速的跻身世界500强。

    “你就这点出息吗?”

    三年之后成熟了不少的赵博文,此时一拍桌子,很铁不成钢的看着办公桌后的卿云。

    卿云面不改色的处理完手中的文件,将其交给秘书后才抬头瞥了一眼怒不可遏的赵博文。

    “说完了么?说完你就可以走了,我记得你应该很忙才对,下一个新药的开发企划已经发下去了。”

    赵博文被他若无其事的态度气的一个倒仰,他两部绕到办公桌后,指着卿云的鼻子道:“你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点知道吗?”

    他甩着手中的一叠资料道:“这些成果,足以包圆今后十年的诺奖,妈的,你的眼光能不能别只放在敛财上面。”

    “况且,诺奖可是有很多很多钱的!很多的!”

    赵博文几乎要摇着卿云的肩膀怒吼。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跟着卿云工作那么多年,他哪儿看不出来,这些神乎其神的构想都是出自卿云。

    他一开始简直将卿云当神看待,但不管他如何追问,卿云均是拒不承认。

    到现在,他简直恨铁不成钢到想掐死卿云。

    “嗯,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几乎转瞬,卿云就再次投入到工作中。赵博文时不时抽回疯,他都经习惯了。这人进步很快,新药研发这一块,赵博文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而卿云,他拿出的这些东西到底出自他原本世界的哪个药方,这些卿云都清清楚楚,以卿云的骄傲根本没有据为己有的意思。

    “你!”赵博文刚想再说什么,一转头却看到卿云电脑屏幕上的窗口。

    邹暋宸那双黑不见底的眸子正阴沉沉的看着他。

    赵博文顿时一个激灵,原地转身走了出去。

    卿云竟然又在跟这个恐怖的男人视频!

    赵博文走后,邹暋宸脸色立刻破冰,他看着沉浸在工作中的卿云的侧脸,过了好一会儿才出声打破宁静:“时间不早了,该吃午饭了,嗯?”

    卿云闻言看了眼时间,的确是吃午饭的时间了。他拿起手机让秘书帮忙订餐,那边邹暋宸虽提醒着他,自己却坐在电脑前没有离开的意思。

    “今天中午准备吃什么?”邹暋宸问他。

    “嗯……”卿云下巴抵着手机思考了一会儿,才报了几个菜名。

    邹暋宸立刻记下来,让人照着准备夜宵。倒不是做好给卿云送去,毕竟两人现在可是隔着一个大洋。

    他只是习惯跟卿云吃一样的菜色,似乎如此便能获得跟卿云一起用餐的感觉一般。

    用完午饭,卿云要去午睡,起身就要关掉视频。

    邹暋宸忙道:“我定了明天的机票。”

    “嗯?怎么,有生意?”卿云挑眉问。

    “不是,去见你。”邹暋宸低低的笑起来,虽说卿云还没回应他的感情,但他们的关系却是融洽了很多。可惜两个人手中的事儿都够多,即使邹暋宸再过喜怒无常,也不能随随便便扔下偌大的邹氏财团跑去找卿云。

    “哦?那可惜了。”卿云垂眸,掩住眼中笑意。

    “可惜?”邹暋宸一瞬间紧张起来,倾身凑近屏幕。

    他瞬间想到各种可能。难道他晚了一步?卿云答应了别人的追求?

    “可惜,我明天要回国。”卿云终于忍不住露出些许笑容,话音刚落他便关掉了视频。

    “你……还真是……”邹暋宸放松了心神,倚靠在椅背上哭笑不得,他略微思考一下就知道,卿云这是又皮了一把。

    从近日的言语中,卿云不难猜出邹暋宸有去国看他的意思,他本就打算回国,却偏偏等到邹暋宸拼命工作安排好一切后才透露出这个消息。

    “调皮。”邹暋宸看着一片漆黑的视频窗口,语带宠溺。

    对卿云要回国的消息一无所知。

    肖程哲现在正准备着一个含金量很高的合作。卿云走后,肖父就慢慢的放权给肖程哲,现在,肖程哲已经是肖氏实际上的掌权人。

    最近,邹氏正准备跟制药公司合作研制一批疫苗,用于预防一种病毒的感染。一大批制药公司挤破了脑袋往前凑,毕竟跟邹氏财团在各个领域的影响力极大,是盘踞整个h国的庞然大物。跟邹氏合作,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不仅能提高公司的知名度,更能借次深入人心。

    这是肖程哲掌权后面临的第一个较大的合作,拿下这个机会,肖父估计就会正式宣布肖程哲成为肖氏制药的下一任总裁,所以他不得不谨慎。

    但肖程哲也并没有太大担心,毕竟在国内肖氏制药是势头最盛的制药公司,还有邹其耀这层交情,如果没有意外,合作的机会必然落到肖氏手中。

    肖程哲面带微笑的靠在椅背上,他转过身看着落地窗下燕城繁华的街景,心情异常的平静。

    这才只是他辉煌人生的开始。

    至于肖成诺跑去哪儿了,现在的肖程哲并不担心,因为他已经快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肖成诺注定一无所有。

    当然,再次见到肖成诺,他不介意再落井下石一把。

    这帖子乍一出现热度迅速就涨了上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去观看古武大会,更有很多吃瓜群众还沉浸在林宇豪的谎言中。该视频一出,大家纷纷表示这世界好可怕,队可不能乱站,一不小心就被打脸。

    当然当初林宇豪对卿云下杀手,林母竟然知情的事儿也被曝了出来,卿云除了一群崇尚武力的追随者外,更多了批母爱泛滥的亲妈粉。林宇豪这个曾经风头无两的古武界新星,现在在网上倒是一片骂名。

    聂辰渊跟卿云的感情更是被人津津乐道,当初说卿云出卖身体给父亲报仇的人,均被同伴嘲讽的抬不起头来。

    卿云出卖身体?现在说聂辰渊倒贴卿云这个先天倒是更可信点。但两人实力都不容易小觑,这样的言论倒是少有。

    卿云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白色西装从里间走了出来,看着聂辰渊冷着脸刷手机,不由得开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聂辰渊一抬头顿时移不开眼睛。

    这是卿云第一次穿西装,平时卿云都是穿着白色宽松的练功服,这会儿西装上身顿时将他身形衬的更为挺拔,更要命的是他后背腰线的弧度,看得聂辰渊口中发干。

    他一把甩开手机,站起来搂住卿云勾人的腰线,就这样将人压在全身镜上亲了起来。他动作虽看似凶狠,实则温柔而面面俱到没有让卿云产生一丝不舒服。

    当然这都是卿云调.教的成果,正亲热着突然被捏着脖子扔下床,或者正舌吻着下腹忽然就中了一拳,这种事儿聂辰渊可没少遭遇过。久而久之他便学乖了,知道务必要把卿云伺候的舒服才行。

    气喘吁吁的分开唇舌,聂辰渊低头在他唇上又轻咬了一口,才看着卿云故作委屈:“今天明明是庆祝我获得冠军,怎么他们一个个都在关注你?”

    因为卿云是代表聂家上场,所以按照规则最后冠军还是属于聂辰渊的。历届冠军都要办一场庆祝宴会,这次宴会更是热闹,各大世家根本无人缺席。

    宾客带的贺礼也都是两份,一份庆祝聂辰渊夺冠,一份则特地嘱咐交给卿云,庆祝他晋级先天。

    “怎么?你不愿意?”卿云斜睨他一眼。此时他眼尾微红,清冷退去,带上了些许勾人的靡丽。

    这一眼看得聂辰渊险些把持不住。

    他强制着自己没有再亲下去,而是微微撤开了身体,轻喘口气:“当然不愿意,我恨不得把你藏的严严实实,一丝一毫也不给外面那些人看到。”

    看着网上一个个叫嚣着要给卿云生猴子的言论,聂辰渊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去把那一个个痴心妄想的人都给咬死。

    低头轻吻了吻卿云的额头,轻声道:“我去换衣服,待会儿时间就要到了。”

    他可不能因为这会儿忍不住就坏了自己完美的计划,聂辰渊强制着松开自己环着卿云的手臂,转身朝里间走去。

    看着他隐忍的模样,卿云倒是意外的挑了挑眉,这货今天怎么那么能忍得住?

    聂辰渊换了衣服,两人一起想客厅走去,现在宾客估摸着来的差不多了,在走廊里就能听到客厅中络绎不绝道贺的声音。

    卿云走着走着突然一顿,落后了聂辰渊一步,过了一两秒才继续跟上。

    “怎么了?”聂辰渊垂头问他。

    “没什么。”

    就在刚刚卿云灵魂中突然涌入一股巨大的能量,这能量不仅修复了之前从天道手中遁走时获得的伤势,更是直接将他的灵魂提高了一个等级。

    卿云果然没猜错。他先前模模糊糊以为的东西,并不是实物。他早就疑惑,为何天道要弄出个主角来控制这个世界的走向?原来一切都是为了掠夺而已。

    卿云破坏了主角林宇豪的升级路线,自然就抢夺了这个世界的能量。他抬头望向虚空,这是他跟天道的博弈。

    林宇豪以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给他提供凶器的张经国作为共犯被剥夺了古武协会会长的职称同样进了监狱。林母则是因婚姻诈骗剥夺了她名下原本属于卿浩林的财产,归还给卿云,而且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卿云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如果他想走,即刻便能离开。

    他侧头看了看聂辰渊眼中隐藏着的点点期待,心里一动,隐隐猜到他今天要做的事,眼中极快的闪过一丝温柔。

    罢了,他并不缺时间,陪他一世又何妨。

    到了客厅,聂辰渊就提出跟卿云分开,走到了角落里,抓住一个门徒问:“花呢?准备好了吗?”

    “没问题!都准备好了,怕被卿先生所以都放在后面。”

    聂辰渊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他摸了摸口袋里四四方方的盒子,舒了口气缓解紧张的心情。

    他确定布置没出错才完全放下心来,去寻找卿云。

    然而聂辰渊一看到卿云身边的人便立刻眼神一厉。这个女人是不是跟他犯冲?告白的那天她在,现在要求婚了竟然依旧跑过来搅局!

    卿云此时则是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的汉子,这人叫王树,是他父亲卿浩林的师弟,当初两人共同拜以为已经逝世的后天圆满武者为师,自小感情就十分融洽。卿浩林出事时,王树是唯一一个支持他的人。

    然而王家一早就倒向古武协会,站在林宇豪一派。所以家族内各种打压王树,后面几乎将他软禁,王树几次提出要收养卿云的提议更是被驳回。

    “好……好孩子!浩林知道肯定会为你骄傲。”卿云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王树也算是卿云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长辈了。

    一旁,王妙云的父亲领着王妙云站在卿云旁边,他看卿云脸色软化,当即把王妙云推了过去:“卿云啊,你跟妙妙很久没见了吧,你们这未婚夫妻还不好好聊聊?”

    这会儿倒是把婚约提了出来,王树见他哥这个模样,气的脸色通红,当着小辈的面就要骂出来。还是卿云安抚了下他,才作罢。

    卿云面色淡淡的看向王妙云,她即使画了精致的妆,也依旧挡不住脸上的憔悴,看来林宇豪的事当真给她带来了很大的打击。

    但即使这样,她对上卿云的目光,还是勾唇笑了笑,显然接受了家族的安排。

    隔着十米远都闻到了身后聂辰渊的醋味,卿云笑了笑,目光在王妙云小腹上扫过,端了杯香槟轻啜一口朝王妙云的父亲道:“看气色,贵千金有身孕两月有余,还是不要让碰酒水的好。”

    此话一出,王妙云的父亲满脸的不可置信,王妙云眼中却仅是微微一惊,显然已经知道自己有身孕的事实。

    这女人打的好盘算,怀着林宇豪的孩子接近他,是想再演一出复仇大戏?

    卿云朝着王妙云道:“刚好我哥哥人已残废,你跟他留个子嗣也算圆满。”

    听到这会儿卿云竟然能毫无芥蒂的叫林宇豪哥哥,王妙云的父亲对卿云的忌惮更深了一层。林宇豪现在入狱,残废可不都是卿云一手造成的?

本文网址:http://www.qqhome.cc/32734/191642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qqhome.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