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军史小说 > 偷香 > 第994节 可疑的铜雀台

第994节 可疑的铜雀台

推荐阅读:极炎仙尊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盆流放一万年惊天剑帝魏武霸业狂妃难驯,王爷你要乖定位寻宝系统至尊小神农娱乐再成神极天至尊

    单飞临近甄府的时候,日转西斜。他脚步略有迟疑时,曹丕已道:“单统领,如今北方安宁,甄氏在许都亦有了产业。甄逸近来和张飞燕将军,田堡主很是交好,和他们也有点儿生意的往来。”

    曹丕听从司马懿的建议,跟随单飞到了丁家村。不过他知道自己难讨父亲喜欢、更和丁夫人谈不拢,索性就耐心在院外等待,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让曹操看到,他开始听话了,也会做事了,司马懿屡次提醒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既然如此,解冻也非一时半刻,要想改变父亲对他的看法,就要更有耐心的一点点儿的改变。听单飞要见甄逸,曹丕倒是主动请缨带路。

    跟着单飞混,总是没错的。曹丕多年来终于发现这点。因为无论单飞失踪多久,父亲对单飞始终器重不减。

    单飞见曹丕很是热忱,倒不好扫其面子。听他这么说,单飞略有感慨道:“不知道飞燕将军、田堡主眼下……”他话未说完,突然有些发愣。他眼神极佳,看到甄府大门前站着数人,有一人赫然就是田元凯!

    神色讶异,单飞不知道田元凯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快步向前走去。田元凯亦是看到了单飞,很是激动的下了台阶,就要加快脚步,腿脚不利索,却差点跌在地上。不等摔倒时,单飞已伸手扶住了他,笑道:“田堡主,多年不见了。你老儿倒还是一如既往的矍铄。”

    田元凯老眼瞬间泪出,枯干的一双手紧紧握住单飞的双手,“单兄弟,你可回来了。老夫终于又见到了你!”

    单飞记得赵一羽在洛阳所言,知道这老者对他是真的惦念,微笑道:“田堡主,你怎么到了这里?”

    田元凯解释道:“你在洛阳出现后,一羽立即派人向邺城传信,老夫知道你不日会到许都,却不知道你会不会前往邺城,立即让人备马车日夜兼程的赶来许都,今晨才到的这里。听甄逸兄说你去了城外,又留在这里等你。”

    单飞不由向田元凯身后那须发半白的老者望去,那老者自然就是甄逸。见单飞望来,甄逸微笑道:“我听赵大人派人传信,说单统领会来甄家……倒是不胜欣喜,这才自作主张的留元凯兄在此间等待。我让元凯兄在府中等候就好,可他就是想要第一个见到你,这才在府外一直候着。”

    田元凯哈哈大笑,很是畅快。

    “元凯兄年纪大了,不利久站,不如我等府中再叙如何?”甄逸建议道。

    众人略有寒暄,入府内堂中就坐。方坐稳的功夫,有热茶就捧到单飞的面前,田元凯顾不得喝茶,又道:“单兄弟,飞燕听说你回来了,也很是开心,不过他在邺城军务紧急,抽不出身来,因此劳我向你致歉。”

    单飞不由笑了起来,“飞燕大哥倒是越来越客气了,公务要紧,这有什么需要抱歉的?”顺口问了句,“飞燕大哥在忙什么军务?”

    他心中其实有点奇怪,暗想河北袁氏已平,连乌桓都被张辽一刀搞定,按照地理位置来看,邺城反变成曹操的大本营,既然如此,张飞燕有什么紧要的军事处理?

    “单兄弟不知道吗?”田元凯解释道:“司空说邺城紧要,为防流寇、北方草原游牧入侵,要建什么铜雀台、玉龙台还有……”他年纪大了,看起来记忆不佳,一旁的甄逸提醒道:“还有金凤台。”

    “对,就是金凤台。飞燕负责这些事情,因此抽不开身子。”田元凯笑道。

    单飞记得曹操在邺城的确建过铜雀、玉龙、金凤三台,他在自己的那个年代挖掘女修之棺,伊始就是循铜雀台的原址才找到女修之棺。

    心中微动,单飞喃喃道:“司空为何突然建造铜雀台呢?”

    “不是突然建造,而是建设着实有几年了。单兄弟你不知道吗?”田元凯哈哈笑道:“你这些年究竟去了哪里,怎么与世隔绝的模样?说起来,铜雀台建造和起名,和你还有些关系呢!”

    “和我有关?”单飞脑海电闪,回忆到当初和晨雨在邺城的幕幕。

    “是啊。”田元凯认真道:“听张郃将军说,当年有一夜有金光从地而起,他前去查看,正好单兄弟在那里。张郃将军将这事儿禀告给司空,有人说地下必有异宝,司空遂命人挖掘,在地下得到只铜雀。”

    单飞自然记得此事,当初他和晨雨在那掘出铜雀的地方,曾携手共见女修,这才引发金光冲天。事后曹操的确在那地下挖出一只铜雀。

    铜雀是秦时打造的青铜燕,采用鑋凿法而成,曹操还让他单飞鉴定了下,事后却没了下文。

    “荀攸对司空说,昔舜母梦玉雀入怀而生舜。今得铜雀,亦吉祥之兆也。”田元凯再见单飞,很是精神道:“听说荀攸因此建议司空大兴土木,开始建造铜雀三台,一方面是为了庆祝北方初步平定,一方面听说也是利用铜雀台来储备军资、抵御外敌。而铜雀台的名字,就是因为挖到那只铜雀才命名的。单兄弟,你说铜雀台和你有没有关系?”

    言罢,田元凯又是大笑。

    单飞略扬下眉头。

    田元凯没有留意到单飞的异样,继续道:“单兄弟回来的正巧,听闻铜雀台已近竣工,虽说司空严禁闲杂人等接近,但有单兄弟在,倒可以和飞燕兄弟带老夫一起到铜雀台上参观一二了。”

    他说罢拂须大笑,甚是开怀。

    甄逸突然道:“铜雀台地面的建筑颇为波澜壮阔,不过听说其下也是规模恢弘,少有人知道具体的构造呢。”

    单飞忍不住看了甄逸一眼,甄逸对单飞微微一笑,眼中却似藏着什么。单飞不动声色,一颗心却是不由自主的急跳起来。

    他听田元凯所言,的确和他所知暗符,可他倒从未想到过自己循铜雀台遗址挖到女修之棺,而铜雀台偏偏是因为他而建成!

    这是巧合,还是宿命?

    或许没有他,铜雀台亦会建成?根据史学考证,铜雀、玉龙、金凤三台不仅是美观的建筑,也的确有备战的功能,可当初他找寻铜雀台遗址时就对这个历史考证有些质疑,因为根据考古陈迹,铜雀台的地下挖的实在太深了,远超正常的地基需求,亦不像是为了储备军需物质。

    军情如火,正常情况下,如何会将军资放在那般不方便的地下?他那时就怀疑铜雀台的建立另有目的!

    甄逸说铜雀台地下规模恢弘究竟是什么意思?

    曹操为何要这般大兴土木的深挖地下?

    看着兴致勃勃的田元凯,单飞脑海中却迸出一个自然而然的念头——曹操这么做,和女修之棺有没有关系?曹操当年要他鉴定那只铜雀,明显是还知道什么!曹操当初没有说,可随后却不动声色的建立了铜雀台……或者说,曹操这么做,和女修有没有关系?

    一念起,单飞的眼皮不由轻微的跳动,田元凯终于发现单飞的异样,关心道:“单兄弟,你不舒服了?”

    单飞回过神来,微微摇头。

    一旁的甄逸突然轻咳声。

    田元凯拍了下脑门,笑道:“单兄弟,老夫老了老了,糊涂了很多。人老话就多,你看我都和你在扯些什么。”身躯微有前倾,田元凯关切道:“你一直都是单身一人吧?”

    单飞怔了下,暗想你现在又在扯什么?他关注到甄逸、田元凯之间的关系微妙,沉吟道:“田堡主不记得晨雨了?”

    “晨雨?”

    田元凯眉头紧锁,“我怎么总听你们说这个名字,他们还说你单兄弟当初是和晨雨到的田家堡,可我清楚记得只有单兄弟你一人来帮田家堡的,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晨雨了?难到我真的老的不中用了?”

    单飞暗想当年他到江南的时候,邺城已经出现大面积失忆,如今无间效应加上岁月流逝,正悄然无息的洗刷掉很多人的记忆。

    若是以往,他难免心中酸涩,如今却只是笑笑,“田堡主不记得就算了,没什么要紧的。”

    “怎么没什么要紧的。”田元凯认真道:“这可事关单兄弟的终身大事呢。”微微一笑,田元凯又道:“老夫承蒙甄逸兄招待,总是不好意思混吃混喝的。”

    他不等说完,单飞已感觉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截口道:“田堡主,今日我来这里,其实是有点儿公事。”

    田元凯一怔,不解道:“什么公事?”

    甄逸倒是没什么意外,“单统领可是要问甄芯的事情?”见单飞微微点头,甄逸顺势道:“芯儿以往有些孤僻,倒是柔儿和她说得来,不如让柔儿向单统领说说甄芯的事情?”

    单飞微怔之际,甄逸已经望向了堂外,含笑道:“柔儿,进来吧。”单飞扭头望去,就见夕阳斜落,将光彩尽数笼在堂外那柔弱似水的少女身上。

    时光荏苒,给田元凯、甄逸等人平添许多华发,却对那少女独有眷顾。

    以往的青涩化作了芳华,曾经的任性磨出了光彩。

    岁月未给少女留痕,反倒更增少女的柔美。那唇红齿白、容颜俏丽的少女似如数年前般的模样,可任凭谁都看得出,她不再是从前的甄柔。

    轻轻走到单飞的身前,甄柔低声道:“单哥哥,你回来了?”

本文网址:http://www.qqhome.cc/6687/83054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qqhome.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