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金手指 > 第四三零章 侠客岛(大章、求订)

第四三零章 侠客岛(大章、求订)

    半年时间转瞬即过,黄崇接了赏善罚恶令之后,在张三李四面前出手击杀摩天居士,解决了一个祸患,本来他还打算去雪山派走一趟,不过阿绣却提前猜到了黄崇的想法,黄崇还没动身,她的信就已经到了,信中让黄崇不要去雪山派,好好练功,她会在南海之滨,穿着嫁衣,等黄崇归来。

    且不提青龙寨,这半年时间,江湖上可谓是风起云涌,引起这一切的自然就是侠客岛的赏善罚恶令,不知有多少帮派覆灭在赏善罚恶使手中。

    南海之滨一座不知名小渔村。

    在两枚赏善罚恶令的背面,刻有到达该渔村的日期、时辰以及路径,想来这里就是前往侠客岛的出发地点。

    黄崇来到的时候,整个村子空无一人,海边甚至连一艘渔船都没有,想来是每个人所得的铜牌上镌刻的聚会时日与地点均有不同的缘故,不过村中的房屋打扫得很干净,还有一些干粮,应该也是侠客岛的人安排的。

    “侠客岛还真是谨慎啊,我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等侠客岛的人会自己找上门来。”

    黄崇随便找了一个茅屋歇息,不过并未食用房屋中的食物,还是谨慎一点为好,这次只有黄崇一人独自前来,本来青龙寨的人要跟来,却被黄崇严令禁止了,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或许是黄崇的自信感染了手下,或许是黄崇此前展露出的超强实力,青龙寨许多人,尤其是中高层都相信黄崇能在一年之内回来,至于之后一年时间青龙寨会如何发展,黄崇也不清楚,人心是最难测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就算青龙寨散了,对黄崇也没有什么影响,黄崇从来没有想过要称王称霸,学会侠客岛上的神功,回来迎娶阿绣,自己在这个世界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侠客岛迎宾使,奉岛主之命,恭请青龙寨黄寨主启程。”傍晚时分,黄崇听到有人在村外喊道,声音洪亮,这个小渔村都能听见。

    “好家伙,没想到一个迎宾使就是半步先天之上的好手,侠客岛当真是财大气粗。”茅屋中,黄崇睁开眼睛,感慨道,现在整个青龙寨都没有一个半步先天的武者,除了黄崇之外,最强的也不过是一流巅峰,由此可见侠客岛的底蕴深厚。

    对方既然是在小渔村外喊话,那就证明对方其实不知道黄崇究竟是住在哪个屋子里,也就意味着他们并没有监视黄崇,这点让黄崇对侠客岛不禁心生好感。

    来到村口,却见一个蓝衫男子,手持木浆。

    “想必这位就是黄寨主了。”蓝衫男子抱拳说道。

    “不错,尊使贵姓?”黄崇问道。

    “免贵姓范,请黄寨主随在下登船吧。”蓝衫男子说道。

    “且慢,我如何确定你是侠客岛的人?”黄崇问道。

    “黄寨主武功高绝,即便是两位岛主也十分敬佩,半年前在青龙寨,黄寨主一招击败张三、李四两位师兄,五刀,不应该是三刀击毙摩天居士谢烟客,另外三年前,黄寨主一记手刀,在六师兄手上留下一记刀痕,多谢黄寨主手下留情。”蓝衫男子说道。

    “嗯,那走吧!”黄崇这才点点头。

    除了在青龙寨击败张三、李四有人看见,其他两件事情都只有黄崇自己和侠客岛的人知道,眼前这人能说出这些事情,足以证明他的身份。

    “小人领路,黄寨主请。”说着蓝衫男子带着黄崇沿海边而行,转过一处山坳,沙滩边泊着一艘小舟。

    “就这艘船,你确定能够漂洋过海?”黄崇眉头一皱,问道。

    眼前这艘小舟,宽不过三尺,长不过六尺,能不能坐下两人都还难说,当真是小得无可再小,这等小船,勉强在江河上航行也就罢了,要在大海之中航行,黄崇不自觉地想到了贝尔·格里尔斯的“贝必沉号”(贝爷造船必沉),黄崇武功虽然不弱,却也敌不过大自然的伟力,如果在半路上沉了,黄崇也绝对是九死一生。

    “黄寨主放心,安全得很,不要看船小,却从来没有出过意外。”说着蓝衫男子迈入小船之中。

    在原著中,去侠客岛的船确实都是这种小船,一人一船,这样就不会出现任何意外,当然这里不包括船覆这种意外。

    只是在电视剧中,都是大船,直接将所有人全部带走,可能是编剧为了突出冲突,将所有人都安置在一艘大船上,也可能是为了更加合理。

    原本黄崇以为现实世界会按照电视剧中的设定,毕竟那样比较合理,却没想到竟然是按照金老爷子的描写,不过想想古时候那些渡海的先辈,也不过就是靠着一叶扁舟,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黄崇犹豫了一下,一跃而起,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船上,小船并未有半分晃动,不过怎么说也多了一个人的重量,小船下沉了不少,船边离海水已不过数寸,只要一个较大的浪打来,整艘船恐怕都得翻覆。

    好在现在是寒冬时节,南海上风平浪静,或许侠客岛将腊月作为聚会的时间,就是出于这个考虑。

    那蓝衫男子见黄崇上船,便划了几桨,将小舟划离海滩,掉转船头,扯起一张灰白色的三角帆,吃上了缓缓拂来的北风,向南进发。

    “需要几天?”黄崇问道。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后天中午,就能到。”蓝衫男子说道。

    “嗯。”黄崇闻言,点点头,盘腿坐在船中,也没有再问,虽然不知道在金老爷的笔下,到侠客岛需要航行多久,但是既然自己已经上船,那就只能随其自然,以其担心未知的事情,不如练练功,感受一下孤帆渡海的感觉。

    小船上准备了不少干粮和清水,两人分食,本来黄崇以为路上还能够遇到从侠客岛到南海渔村接人的小船,然而啥都没有遇到。

    小船在海上航行了一天两夜,屈指一算,达到侠客岛正好就是腊八,时间如此贴切,如果说这一切不是算计好的,黄崇绝对不相信。

    “黄寨主,前方就是侠客岛。”第三日午间,蓝衫男子指着前面的一条黑线,说道。

    黄崇极目瞧去,确实在海平面上看到一条黑线,见状,黄崇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说实话,这样一艘小船在大海中航行,说不担心,绝对是骗人的,只是侠客岛上的太玄神功实在是太诱人,黄崇才会冒这个险,否则打死黄崇绝对不会坐这艘小船。

    庆幸现在终于看到侠客岛,黄崇自然能松口气。

    有道是“望山跑死马”,在海上,这句话也同样适用,虽然已经看到侠客岛,但是依旧航行了半个多时辰,才真正抵达侠客岛。

    岛上有一座高耸的石山,山上郁郁苍苍,生满树木,蓝衫男子将小舟驶向岛南背风处靠岸,只见岛南是一片好大的沙滩,东首石崖下停泊着四十多艘大大小小的船只。

    “黄寨主,请!”那汉子说道。

    “为何不用大船只?”看到石崖下的大船,黄崇质问道。

    “黄寨主,请。”蓝衫男子没有回答黄崇的问题,而是抓着船缆,起身说道。

    “哼!”黄崇冷哼一声,跃下小船,立于一岩石之上,目光看着远处的几艘大船,黄崇在神探位面曾和铁手团打过交道,对于船只颇有研究,这些大船大多是海船,虽然算不上新,却也不旧,绝对可以在海上航行。

    “呜呜呜……”蓝衫男子将船缆系在一块大石上,而后从怀中取出一只海螺,吹了几声。

    过不多时,山后奔出四名汉子,清一色黄布短衣,快步走到黄崇身前,躬身说道:“岛主在迎宾馆恭候大驾,黄寨主这边请。”

    “好一个侠客岛,没想到普通的四个迎宾汉子都有一流的实力,侠客岛当真是财大气粗,名不虚传啊。”黄崇说道。

    “黄寨主,小人知道您有许多不解,不是小人不想为黄寨主解惑,只是侠客岛有规矩,等黄寨主见到了岛主,一切就真相大白了。”那蓝衫男子说道。

    “好吧,那前面带路。”对方既然都这样说了,黄崇也就不再纠结,反正人已经来了,就去见识见识两位岛主,来到对方的地盘,也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黄寨主这边请。”为首那黄衣男子说道,说着转过身来,在前领路,黄崇眉头微皱,跟随其后,余下的汉子跟在黄崇身后七八步远。

    “对了,雪山派的威德先生,武当派的冲虚道长,都来了吗?”路上,黄崇问道。

    “小人专职侍候黄寨主,旁人的事就不大清楚,等黄寨主到了迎宾馆中,自会知晓。”

    “嚯嚯,那我这个待遇还真是不错,还有专门伺候的,今天就是腊八了,是不是直接去和腊八粥?”黄崇问道。

    “黄寨主稍后便知。”

    侠客岛规矩森严,黄崇连续问了几个问题,这些人都没有回答。

    跟着几人,转入山中,一条山径穿林而过,两旁都是森林,行了数里,转入一条岩石嶙峋的山道,左临深涧,涧水湍急,激石有声,几人沿着山涧渐行渐高,转了两个弯后,只见一道瀑布从十余丈高处直挂下来,想来这瀑布便是山涧的源头,在一旁的一株大树上,黄崇看见挂着几件油布雨衣。

    “难道迎宾馆在这瀑布之后,颇有点花果山水帘洞的意思啊。”黄崇心中暗道。

    为首那人拿下一件雨衣递给黄崇,说道:“迎宾馆建在水乐洞内,请黄寨主披上雨衣,以免溅湿了衣服。”

    “不用了!”黄崇说着,没有接过雨衣,直接纵身跃了进去。

    落地之后,黄崇身上没有半点水渍,原来黄崇以内力将水隔绝在外,所以才没有被溅到,举目望去,却见一条长长的甬道,两旁点着油灯,光线虽暗,却也可辨道路,黄崇也没有理会刚刚跳进来的四个黄衣汉子,迈开步,沿着石道而下。

    整条甬道依着山腹中天然洞穴修凿而成,人工开凿处甚是狭窄,有时却豁然开阔,只觉渐行渐低,洞中出现了流水之声,淙淙琤琤,清脆悦耳,如击玉磬。

    在洞中行了两里有多,眼前赫然出现一道玉石砌成的洞门,门额上雕有三个大字——迎宾馆。

    走进玉石洞门,地下青石板铺得甚是整齐,洞中有艺人将黄崇引进左边的一个石洞,说道:“还请黄寨主在此稍做歇息,待会筵席之上,岛主便和黄寨主相见。”

    “嗯。”黄崇点点头,这洞中桌椅俱全,三枝红烛照耀得满洞明亮,不知道是不是按照“水帘洞”来设计的,黄崇坐下之后,一名小童奉上清茶和四色点心。

    黄崇也不惧有毒,将奉上的烧卖、春卷、煎饼、蒸糕四碟点心,吃了个风卷残云,一件也不剩,一壶清茶也喝得干净,虽然称不上是美味佳肴,却也称得上是新鲜可口。

    在洞中坐了不多一会,那引路的汉子走到洞口,躬身说道:“岛主请黄寨主赴宴。”

    黄崇这才站起身来,跟着他出去。

    穿过几处石洞后,眼前突然大亮,只见一座大山洞中点满了牛油蜡烛,洞中摆着一百来张桌子,宾客正络绎进来。

    这山洞不小,虽摆了上百张桌子,仍丝毫不见挤迫,数百名黄衣汉子穿梭般来去,引导宾客入座,所有宾客都是各人独占一席,亦无主方人士相陪。

    黄崇没有去理会那引路的小厮,左右看了看,寻找白自在的身影,白自在是西域人士,身材特高,颇有鹤立鸡群之意,黄崇一眼就找到巍巍踞坐,白发萧然,却是神态威猛的白自在。

    “白爷爷,我来啦!”黄崇走到白自在身旁,说道,大厅中人数虽多,但是所有人都尽量压低嗓子说话,黄崇这一声却没有任何压制,每个人的目光都向黄崇瞧来,黄崇却也安然自若。

    “哎,你怎么也来了!”白自在叹了口气,说道:“你可累得我外家的曾孙也没有了。”

本文网址:http://www.qqhome.cc/72593/289725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qqhome.cc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